推广 热搜:

几乎都脸贴脸,我都能闻到那血臭的味道

   日期:2020-01-14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还是没人应我,我心里有点心虚,难道眼前的动静并不是胖子俩人。可是这动静不像是小动物啊,我背后一凉,心说,这大山里还能蹦出
 还是没人应我,我心里有点心虚,难道眼前的动静并不是胖子俩人。可是这动静不像是小动物啊,我背后一凉,心说,这大山里还能蹦出来个山精鬼魈什么的。这竟是胡扯。白爷我可不行这样的东西。 又热又烦躁,加上视线受堵,心里多少有点不踏实,说:“胖子咱不玩了,在这样玩就没意思了。我真的渴.......”我话还没说完,我想说我渴的不轻,要快脱水了,这不是闹着玩的。 可是现在我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有两只血红的眼睛,对着我。本来我也趴着走的,刚好两眼对望。几乎都脸贴脸,我都能闻到那血臭的味道。我头猛然嗡嗡作响,抬头一看,娘的,熊...熊瞎子。 我怎么这么倒霉竟然遇到这玩意,还这么接近。现在想跑那就是作死,这么近的距离,我跑不到三米就被这熊瞎子一掌拍死。可是这样对的也不是办法,近在咫尺的熊瞎子,伸出来的舌头都能见到上面的倒刺。 我心想,我白石一辈子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,怎么就让我遇到这样的事情,这个死法可算是壮烈。进入熊瞎子肚皮里,和他作伴。还得看他老人家有没有心情,要是心情好,还能多留我在肚皮里,逗留几天。要是心情不好,那也是给某一颗树下做肥料。 我急中生智,以前看到一些野生动物的习惯,这不是我为了编逃生的几口,而是有原因的。这个事情还是大学的事情,也是为了追某一个校花,因为别人有学问,咱就是穷**.丝一个。所以要出其不意。 我就看上了这一类东西,这一类讲讲动物吹吹牛,也是相当不错的成果。可是最后悲催的是我发现还是没钱惹的祸,想要追到校花,那还得有一定的经济基础,要不然出去吃个宵夜,唱个歌。都得半个月吃不上饭,刷盘子,擦地要干几个月。 这都要怪胖子这家伙,要不是他挑唆我也不会有这么大的牺牲。 话回转回来,我急中生智,想到熊瞎子的习惯,不吃死肉。装死,我一动不动把露在外面的脸低下,还有手都遮好。动作极其轻微,免得被熊瞎子舔到,这要是舔到那就是只有白森森的白骨,就连血都没有。 现在我都不知道什么是颤抖,什么是发抖。这些动作已经被我遗忘,真的是死了,可是我这‘死状’倒是极其古怪,因为我是趴着,本来抬起来的头,慢慢地低下手也在杂草里。 你想想哪有什么东西有这样的造型,可是我也是被逼无奈,熊瞎子在我头上,闻了闻,我下意识的,头皮一麻,娘的我怎么忘记了还有头呢,可是没办法就算是熊瞎子把我脑袋舔出来一个窟窿我都不能动。 这一动最后的生机都没有了,还好我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。熊瞎子围着我转了几圈,不停的闻着。我都是浑身冰凉,心里祈祷,熊爷爷您老人家赶紧走吧,我是腐肉,您老大人有大量,就放过我吧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