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扑克牌厂家  南宁PVC地板胶  仓储外包  私家车  钢结构  第三方仓储  钢架  安全防滑卡通广西直销  PVC地板胶  混凝土搅拌楼 

哪里有一点被火灼伤的痕迹,反倒雪白娇嫩,就像是新生的婴儿一般

   日期:2020-06-01     浏览:3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卧室里没有亮灯,风照原呆呆地坐在黑暗中,心中犹如万马奔腾,乱成一片。当的一声,墙上悬挂的古董钟敲在了子夜二点上。寂静的室
    卧室里没有亮灯,风照原呆呆地坐在黑暗中,心中犹如万马奔腾,乱成一片。
 
    “当”的一声,墙上悬挂的古董钟敲在了子夜二点上。
 
    寂静的室内突然有了一种动的感觉。
 
    茶几上的咖啡杯,幽灵般地伸出了八只细脚,缓缓爬下桌脚,向风照原匍匐而去。
 
    几条蟒蛇般粗长的黑影在天花板上晃动,慢慢逼近了风照原的头顶。
 
    鲜红色的羊毛地毯开始蠕动起来,细密的羊绒毛竟然变做了无数只火苗般的蚁虫,密密麻麻地闪烁在每一寸角落。
 
    风照原刚要开口惊呼,“蓬”的一声,坐着的真皮沙发突然伸出两条布满鳞甲的嶙峋手臂,将他的口鼻紧紧捂住。
 
    粗长的黑影迅猛扑下,缠绕住风照原的头颈,火苗般的蚁虫急剧膨胀,
 
    整个房间刹那间变成了一座火海,到处都是奔腾窜动的火焰,肆孽吞噬着一切。风照原喉中“咕咚”作响,瞪着惊恐的眼睛,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八足的怪物爬上双脚,一口咬在了腿上。
 
    风照原双眼一闭,立刻不省人事。
 
    桌椅不断发出噼哩啪啦的爆裂声,墙上的一幅古画颓然落地。
 
    这是一幅传统的中国水墨画,页面发黄,页角上书写着一行模糊的字迹,细看好像是道家的符印。这幅古画相传是北宋年间的珍品,来历古怪,历经千年辗转,落到风家先祖的手里。画中有几棵剑兰,数块嶙峋的山石,一只雪白色的狐狸躲藏在山石背后,悄悄地探出头来,露出一双灵动深邃的眼睛。
 
    古画在火光中迅速卷起,然而画中白狐的双眼却越来越亮,仿佛变成了活物一般,紧紧地盯着地上不省人事的风照原。
 
    轰然一声,屋顶的木梁猛然坠落,狠狠地砸在风照原头上,鲜血顿时泉涌而出,流淌在古画里的白狐上。
 
    一记清亮而怪异的吼叫声突然响起,白狐的眼睛变成了奇异的血红色,身体一点点地消失,仿佛顺着风照原不断涌出的鲜血,慢慢融化在他头部的伤口处。
 
    “一千年了,我终于脱离了封印。”
 
    一个妖异的声音幽幽地响起。
 
    随着吞吐席卷的火蛇,古画瞬间化作了焦黑的烟灰,几缕奇异的白色烟雾袅袅升腾。
 
    房门忽然被撞开,一个俏丽的少女一边咳嗽,一边惊惶失措地哭喊道:“二哥,二哥,你怎么样了!”
 
    “没事的,三妹,我已经通知了消防队和医院,二弟不会有事的。”
 
    风柯野用力拽住风蓉,望着面前熊熊的火光,英俊的脸上露出深不可测的神情。
 
    “嘀嘀,嘀嘀嘀。”
 
    紧急救护病房的心电图仪器上,显示出一道道不断震荡的心跳振幅。主治大夫蹙眉望着绿色的心电图,回头看了看双目紧闭,昏倒在病床上的风照原,迷惑不解地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“医生,我的二哥他,他究竟怎么样了?”
 
    风蓉双目红肿,显然刚刚哭过一场,突然丧父,再加上同胞手足又遭不测,她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,悲痛得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 
    “三妹,别急,听医生慢慢说。”
 
    风柯野拍了拍风蓉的肩膀,镇定地道。
 
    “说实话,你哥哥的情况十分古怪。”
 
    主治大夫凝视着风照原说:“按照常理,他遭遇火灾,身上至少也应该有部分面积的烧伤,可是你们看。”
 
    主治大夫掀开盖在风照原身上的床单:“你们看他的肌肤,哪里有一点被火灼伤的痕迹,反倒雪白娇嫩,就像是新生的婴儿一般。”
 
    “那他为什么昏迷不醒呢?”
 
    风蓉神色凄婉地问道。
 
    “他的内部器官出现了异常。”
 
    主治大夫指了指心电图:“常人哪有这样快速的心跳?就算是一个运动员跑完一万米,也不可能出现这样高频率的心跳。何况他的心跳一会儿快得吓人,一会儿却缓慢无比,实在是太怪异了。”
 
    风柯野缓缓地道:“医生您的意思,是说目前我二弟的情况究竟如何,您也无法判断。”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